玉弦清歌

忧郁的阴阳师(狗崽篇)

蛤蛤蛤蛤社会主义好!

_郑井_:

别人家的大狗子x你家的二突子


隐藏的副cp是欧洲阴阳师x非洲阴阳师


搞事。


 


01


 


“医生,小生有病。”


 


妖狐难得收敛了性子,安安静静地坐在阴阳师面前,那表情哀伤又凄婉,不说话的时候简直让人心碎。


 


“看出来了。”阴阳师不为所动,话说医生是什么鬼。


 


给你套多了针女,缺心眼。


 


妖狐白了他一眼,决定阿爸不配合也无所谓,自己一个人也要把戏演完。


 


“那是一个月圆之夜,小生夜袭、咳,夜归时见树下站着一绝色美人,刚想过去询问芳名时却眼前一花,再看时四下已无人了……”妖狐捧着脸,旁若无人的犯着花痴。


 


“小生只得惊鸿一瞥,却已茶饭不思……”


 


“你今天中午才吃了三大碗饭。”


 


“彻夜难眠……”


 


“我昨天起夜还听见你扯呼了。”


 


“无心工作……”


 


“……”


 


啊不好,说错话了。


 


妖狐后知后觉的住了嘴,抬眼一看就发现阴阳师从没白过的脸比平时更黑了。


 


说时迟那时快,妖狐刚刚起身想跑的时候尾巴被一把抓住,接着就像对他小时候那样,阴阳师把狐狸摁在腿上抄起拖鞋就铲他屁股。


 


“光吃白饭不干活儿!”“嗷!”


 


“穷得揭不开锅了还突两下!”“嗷!”


 


“当自己是欧洲小公举呢!”“嗷!”


 


阿爸这剧本不对啊说好的心理医生呢怎么变成爸爸再打我一次了?!


 


妖狐奋力挣扎,终于趁阴阳师回合结束后肾虚的那段时间从他手上挣脱,撒腿就跑。


 


阴阳师捂着肾一边喘气一边回忆。


 


月圆之夜……十五那天他在干嘛来着?


 


哦,隔壁寮的好朋友救济非洲人来了,说要带他装逼带他飞,还带了自家儿子给他舔舔舔,说起来那天脸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浪,估计是不知道有这回事儿的。


 


哦呦,跟人约的就是今天,这会儿也该到了吧。


 


他扯着嗓子叫妖狐把门开着,有客人要来,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敲门声。


 


院子里传来妖狐惊喜的叫唤,听起来既没节操又花痴,每一个音节都在丢他阿爸的脸。


 


“诶美人怎么是你啊?你还记得小生吗?我们见过面的!”


 


出去就看到他辛辛苦苦拉扯大的狐狸崽正围着隔壁寮的大天狗摇尾巴,犬科动物的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屁股后面那玩意儿叫尾巴不叫节拍器!阴阳师恨铁不成钢,试图用眼刀提醒狐狸崽。


 


没看见人家大天狗根本不鸟你吗快给我回来少在那丢人现眼了!


 


“你家的狐狸很活泼嘛,”脸白的阴阳师笑着跟他打招呼,“我家的狗子很喜欢哦。”


 


你确定那个表情不叫做嫌弃吗?


 


“你看他现在还站在地面上不是飞上天用鼻孔看人就知道了,他们俩一定能相处得很好!”脸白的阴阳师露出圣父般的微笑。


 


总之先谢谢你的迷之自信啊。


 


“你的眼影挺好看的。”那边的大天狗沉默了半天后,说出了令妖狐心花怒放的一句话。


 


妖狐害羞一笑,“小生知道。”


 


他挨了八百比丘尼三顿打才抢来的。


 


对方在后面追的时候好像还在说着什么,但他满脑子都是眼影完全没在意。


 


事后证明,他应该留神听听的。


 


“死狐狸我诅咒你以后的【哔——】跟它一个色儿!!!”八百比丘尼声嘶力竭地哀嚎。


 


那可是限量的眼影盘!!


 


02


 


隔壁阴阳师听到大天狗那句话后伤心地捂脸痛哭。


 


“狗子小的时候不懂事被黑心前老板坑坏了审美,都在我这儿再就业这么久了还没改过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非洲阴阳师同情地拍拍对方的肩。


 


崽,谢谢你喜欢正红色不喜欢中毒色,阿爸甚感欣慰,晚饭给你加个鸡腿。


 


03


 


狐狸崽跟大狗子一拍即合,打大蛇的时候一个负责任劳任怨一个负责耍帅犯傻,两妖默契无间仿佛至交。


 


当晚大天狗诚挚的邀请妖狐去他房里一叙,据目击者非洲阴阳师所见,他家的狐狸崽面若飞霞娇羞地应了声好,然后迅速展开了扇子遮住自己如饥似渴的猥琐眼神。


 


啧啧啧啧,感觉儿子要丢。


 


阴阳师唏嘘不已,正待提醒妖狐要矜持,不要看见个漂亮的就想跟人家有什么深入发展,前面遇见多少个了都被揍得不要不要的,做妖要长记性,这时候欧洲阴阳师却约他去喝茶赏月,顺手就把他给扯走了。


 


好吧,儿孙自有儿孙福,脸崽你长大了阿爸就不管你什么了,记得被揍的时候护住脸啊,本来就不靠谱,没了那张脸阿爸担心以后揍你的时候会停不下来。


 


但到底还是有些担心,于是他问欧洲阴阳师:“你家狗子靠谱不?能忍不?一扇子能抽死我家崽不?”


 


欧洲阴阳师笑眯眯地喝了口茶:“靠谱,能忍,能。”


 


安息吧脸崽。


 


04


 


第二天妖狐顶着一张纵欲过度脸来找阿爸诉苦。


 


“阿爸,他有病。”


 


“看出来了。”非洲阴阳师恨铁不成钢。


 


太轻率了,就这样把自己交出去了以后你在家的地位还怎么高的起来?隔壁大天狗居然敢这么欺负我儿,等下就去揍他丫的。


 


哪知道妖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阿爸你听我说啊,没有他那样的!小生只想跟他愉快地一发入魂,结果他呢!扯着小生讲了一夜马*思主义毛*东思想邓*平理论!还要小生入党!”


 


非洲阴阳师:????


 


他找到正在晨练的隔壁阴阳师,“你家的大狗子画风不太对啊?”


 


隔壁阴阳师“喝啊”一下劈开四层板砖,擦了下手,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


 


“他刚来那会儿满脑子邪教思想还到处宣传,我家的其他式神跟我反应了好多次,我就把他放在结界里让钱鼠们围着他念毛概,三天他就好了。”社会主义万岁。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恐怖?”


 


“嗯?有吗?”笑。


 


非洲阴阳师觉得好友整个人都高深莫测起来,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吐槽的嘴。


 


“还有你为什么老抱着茶喝还不去厕所?”


 


“显得我比较屌。”


 


哪里?膀胱吗?


 


不过隔壁大天狗的审美这样还能坚持扭曲下去,也不知道是谁比较厉害。


 


05


 


几天后非洲阴阳师看到自家狐狸崽捧着一本毛概在研读,简直要吓成灯笼。


 


“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啊,”妖狐连扇子也不摇了,坐在桌子前记笔记,整只狐狸马克思主义式乖巧。


 


“哦对了阿爸,小生的入党申请书麻烦帮忙呈到上面去,过几天要考试,小生要抓紧时间复习。”


 


脸崽!脸崽你怎么了脸崽!你这样让至今没有入党的阿爸情何以堪啊!


 


06


 


又过了几天,非洲阴阳师起夜的时候路过妖狐的房间,听到了极其正经的声音。


 


“夹好。”


 


“等、等等……小生怕……”


 


“怕的话,就在心里默念八荣八耻。”


 


……他什么都没听见。


 


今夜月色真美啊。


 


 


狗崽篇完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