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弦清歌

零点之后发的。。。给昨天的自己的生日河图。。。
龙年的自己已经成年啦。。。
是法力成熟的成年龙了呢(笑)
以后,由我自己走遍河山,行过世界,追逐自己的天地

天。。。天啦噜?!

夔周:

老久不上微博,居然看到坤儿那篇水仙又被轮了……
嗯,讲真,当初真的是被文笔惊艳到,翻回去一看作者是陈坤,震惊得我……
最近坤儿又知道了ABO。暗搓搓想着他会不会有个啥马甲之类的233333

噗哈哈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忍不住笑了。。。这个名字。。。气笑了真的。。。这年头什么都不懂的小学生都能出来作妖真的是。。。还卖萌撒娇黄豆小表情?!
我呵呵。
以前我觉得挂人是不对的。。。现在我觉得不挂人是不爽的,小公举来当面我刷你一条食人花◑▂◐

愿得一人心:

给你们看一位人才。话我放在这,我打死她,你们没意见吧?

【龙桥】初识

真的很感谢桥桥 @钒桥 一直没有放弃这个由我提出又一直搁置的世界,一点一点串联了整个故事的起源。
LOVE YOU!
这是我和桥桥一起构建的世界,欢迎参观。
很多我的原创画作其实都围绕这个世界展开,脑洞文案和大纲也很多,但是因为主客观双方因素我一直没有去补全它,但在桥桥的鞭策下,我决定从这个暑假开始,让这个世界,正式开放。

钒桥:

我很嫉妒敖青。
我永远立在桥头,看着行人匆匆而过,穿过我的身体,到达河岸的另一端。可是我不能随意移动,我的双足被永远限制在青石桥上,无法踏出半步。
当我第一次遇见敖青时,就被她逍遥自在的神态吸引了。她自在的飞翔,或穿行云雨或宕起海浪,我一直都在关注她,心底的仰慕滋生出强烈的妒意。
这个是叫嫉妒么?反正我很不甘心,我可不愿一生都在青石桥上。明明,我也有机会飞翔的啊......
有一次她在我足下的溪流中畅游,我鼓起勇气现形,向她招手,
「喂..... 」
她在水中抬头,回应我的招呼,
「你好。」
此后她便频繁的经过我的石桥。
作为水乡里的一座百年修为的桥灵,我抵住了水乡改造建设的拆迁队伍。多少次,我看着不远处未成型的桥灵,毁灭于机器的爪牙中。我虽得苟生,成为水乡的传说,但我常想,若是接受了死亡,是否再会困于桥上?只是空想罢了。
平淡的生活仍在继续,相识敖青后,我俩常坐在桥头,漫无边际地闲聊,也常常横眉怒视对方。敖青着深蓝色长裙,却梳着利落干净的马尾,不拘小节,常支起腿像个男子。吵到无话可说,她就一头扎入流水,化为青龙飞速游走。
对,敖青,她是一条千年修为的龙,有着天赋神格。
有时我们一起对付企图拆掉我的拆迁队。敖青露出调皮的笑脸,操纵水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看着改造队灰头土脸地离去,敖青大声笑着,潇洒地起身飞翔。
这个时候,我只能独自坐在桥头默默注视着她的自由。
突然有一天,黑袍的男道士和戴斗笠的女子找到了我。敖青离去有一会了,我明白他们是专程来找我的。道士一脸嚣张,指着我大叫就是我这个妖怪让城市改造无法进行,然后以令我恶心的自恋夸耀着他们道馆是如何如何惩恶扬善、为民除害。
他说这是顺应天命,我必须消失。
攻击紧接着袭来,我轻松化解。我不由得冷笑,靠着灰尘和污秽生长起来的人类,早就丧失了灵力,根本不足为惧。
男道士狼狈败下阵来,转头看向女子。于是戴斗笠的女子不紧不慢地走上前来,掀起斗笠上的黑纱,那双深邃空洞仿佛吸纳灵魂的双眸就直直的看着我。
我一刹那有些失神。那眸子,有些可怕。
「那位刚刚离开的龙神大人,你一直都很嫉妒她吧?」
女子声音沙哑、空虚,仿佛是从墓园飘来的孤魂耳语。
「承认距离吧,你永远触不到她的。」
黑暗与沉寂。
滴答水声好像渐渐变大。
下雨了么?
是了,这就是我失踪的真正原因。她说的没错,我对敖青,确实一直都有妒意。我羡慕她的自由她的阳光;我也知道,我与她有缘相见,对于尊贵的龙神大人,我小小桥灵是没有资格羡慕和不甘的。
但是女子的呢喃劝诱在我心里凿下了裂隙,像被渐渐密集的雨淋湿一般,微小的妒意在深处回响,四面涌来的苦闷包围了自己,心脏像被揉碎般难以呼吸。
我好痛苦......对,我就是不甘心!为什么我的意识会觉醒在桥上!我有很努力为人们祈福,可为什么他们还要把孩子作为祭品经过我的桥送入海里!
那些孩子在死亡边缘时怨恨的眼神分明就是投向我的!为什么我是桥灵!别人看不见那情感,我能看见!
心神已慌,堪堪避过几道追击,眩晕感却难以消散。说是在极力控制理智,但心里对于这般情绪爆发却有些愉悦。
女子快速前进几步,一掌击在右肩,我被迫翻下青石桥向后倒去,却很久都没有预测中的落水。勉强睁开眼睛,只见女子面色苍白,一手按住我一手捏诀,白光涌现,刹那间仿佛时间凝固了,水乡四周景色变得昏黄。
下一秒我就被按入湖水中,但当我从水里飘起时,女子已经不见,准确说,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烦人的道士和嫉妒的对象,都不存在。
水乡还是那个水乡,青石桥还是我的桥,我被那个女子以桥下的镜湖为媒介,关入了一个密闭的空间构造里。
嫉妒心在落水时就醒来了,隔着镜湖水望着原世界,我愈加清醒,这一切都是我私欲太重,也确实是我的因果。
敖青一直在找我,因为我也可以以镜湖为媒介,窥望到原世界里她奔波的身影。真是嘲讽呢,明明自己这样偷偷摸摸的起了小心思,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奔过来寻找我。
真是,连她这份真诚我都难以回报啊。她明明,也是可以不再理会我任我自灭的......
但是她找不到的,原处空荡荡的河道,迅速建起了一座宽广平坦的金属桥,那个世界,已没有我的痕迹。
「对不起......」
小声的抽泣声显得格外突兀。
这个空间没有人烟,没有生灵,我终日抱着膝盖坐在桥头上哭泣,这个世界,没有敖青。
可是我没有想到,心心念念经过湖水的她能够看一眼镜湖,那一日平淡注视镜湖水面的敖青突然径直跳了进来。
青色虚爪闪现,敖青撕裂空间界限,又如出水芙蓉一般跃出镜湖,溅起的水花在黄昏中好似流动的金子。青色的龙鳞在我眼前闪耀,不是幻觉,她跳跃镜湖界限,她真的来到我面前了。
「原来你被他们藏在镜湖的角落里了呀,我可找了好一会......」
敖青站在桥梁上挠挠头,以对朋友道歉般的口吻随意说着。
我暗暗推测着她说的每一句话。
因为我惶恐不安。
当她撕裂空间界限时,我就知道她知晓了一切,她找到道士们得到了我的位置,肯定是狠狠揍了他们一顿吧,这才是她的风格;同时恼羞成怒的人类们一定也告诉她我的真实想法吧......那个关于嫉妒的、小气鬼般的想法......会怎样......我们会怎样.....
「走吧,和我回家。」
我清晰听见她这么说。
阳光照进深海,脑海里的杂念消失了。我楞楞地抬起头,暮光中的敖青一双青蓝色眸子熠熠生辉,她正大大咧咧笑着,向我伸出手来。
「好啊,回家......」
心照不宣的相视微笑。
我将手递给友人,敖青拉着我渐渐飘起,抬手捏诀,撕裂空间的青爪再现,我离开了惩戒我杂念的牢笼,寻到了永远的归宿。
这就是我与敖青的结识。
钒桥18.6.30

谁看的出来是水彩呢。。。。。
第一次在水彩纸上用这么深的颜色。。。。
随缘随缘
今天也是渣渣的一天呢

水彩摸一只艾玛!
这里想找医生和杰克的园丁一个,专属什么的没必要,有时间大家一起皮就可以::>_<::
园医园和杰园都吃,博爱,杰佣什么的也吃,欢迎来加好友,id是cinabar。
占tag致歉,拒绝ky谢谢。

画给 @钒桥 的乔珞!
水彩+慕那美!
迄今为止比较满意的一张

看看你!自己!又!作什么!死!



看最近帕露要涨控制不住记几
现pa?
无主题系列
还请看见的人不要打我

【宝石之国】小剧场/记梗

哈哈哈哈哈哈钻哥你哈哈哈哈哈哈!

猫巷——我的愿望是脱非入欧:

*瞎jb乱写,ooc严重
*本来想写短梗的结果一不小心手滑直接写了小剧场x


1.
亚历曾经有一次闲的没事干做过这样一个研究——
论头发的长度与战力,
并且举波尔茨,帕帕拉恰,翡翠为例,说明头发越长战力越高,
然后被露琪尔以“老师是没有头发的。”为由给驳了回去。


2.
亚历没有放弃,他继续做下一个研究——
论头发的长度与智慧,
举波尔茨,帕帕拉恰,拉碧丝为例,说明头发越长越有智慧,
被露琪尔以“翡翠是个笨蛋。”为由又驳了回去。


3.
亚历依旧没有放弃,当他想做第三个关于头发长度的研究时被露琪尔丢出了医务室。
(露琪尔:医务室内请保持安静)


4.
翡翠觉得很绝望。
自己刚刚路过医务室的时候露琪尔在给帕帕拉恰做手术,
当最后一块宝石填进帕帕拉恰的身体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又失败了。
翡翠这么想着。
慢着自己为什么会停在这里看着他给帕帕拉恰做手术呢?
刚想离开露琪尔就拿起一旁的锤子朝自己走来。
“韧性测试。”
测试个球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三次韧性测试了好吗???
为什么帕帕拉恰手术失败要给我做韧性测试?这两者有必然关系吗?
翡翠想了想,
一点关系都没有!
然后不得不开始了他又一次的逃亡。


5.
当翡翠绕着学校跑到第三圈的时候,
在离医务室不远处的时候他好像看到帕帕拉恰动了一下,
就当他回头准备通知露琪尔的时候,
他看到帕帕拉恰已经起身并且把奔跑中的露琪尔拉进了他的怀里。
“帕......帕帕拉恰?!”
露琪尔愣愣地看着帕帕拉恰,
“啊,早安呢,露琪尔。”
帕帕拉恰只是笑了笑,
说完这句话后随即又倒了下去。
一切发生的是这么突如其来,
露琪尔依旧这么看着帕帕拉恰。
后者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棺木里,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万幸的是刚才帕帕拉恰拉露琪尔的时候谁都没有碎。
翡翠为此松了口气。
个鬼。
从此以后露琪尔每次给帕帕拉恰做完手术后总会习惯性地找翡翠做韧性测试,哪怕只是追翡翠跑上个一两圈,
仿佛这样帕帕拉恰就能再次醒来似的。
这是个美好的愿望。
只是可怜了我们的翡翠议长。
(翡翠:我做错了什么.....???)


5.
所有宝石都很尊敬伊尔洛,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然而其实大家对伊尔洛的敬畏大于单纯的尊敬,
因为可是他们中年纪最大的宝石,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伊尔洛知道他们所有人小时候的破事儿,
而且伊尔洛也不是个安分的主,有时总会有意无意透露出这么一点。
周围宝石表示十分不安。
比如说某天早上巡逻的时候,
“哦呀,是摩根和高修啊,今天你们是负责哪片区域的巡逻来着,啊是切之高原是吗,这么说来我想起来你们第一次出来巡逻也是在这里来着......”
“好了伊尔洛前辈请你不要说了!”
“伊尔洛前辈你今天是负责哪里的巡逻的?渚之滨是吗,我们送你去!”
吉鲁空看着话还没说完的伊尔洛就被摩根和高修一左一右架走,后两者脸上还挂着僵硬的微笑,内心不禁充满了惊恐,
——你们真的不怕碎吗!
锆石在心中呐喊着。


6.
但是伊尔洛对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自知之明,
这归功于其他宝石并没有敢在他面前当面说出例如像“伊尔洛前辈请你不要擅自透露我们小时候的事”这种话,
于是伊尔洛对大家异常行为表现的解释只是“今天大家依旧十分热情呢”
“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深受其害的宝石们聚在一起,严肃地讨论这个问题,
然后他们在一轮又一轮激烈的讨论后得出这么一个方案——
让波尔茨去找伊尔洛说明情况,
毕竟同为钻石属,又具有极高的威信,让他去和伊尔洛前辈说,一定会有效果的。
这是大家共同的想法,
那么问题来了,谁去告诉波尔茨这个计划呢?
“除了钻石还能有谁吗?”
“可是钻石呢?”
钻石并不在场。
“那么谁去找钻石呢?”
“........其实我觉得钻石应该和波尔茨在一起。”
一片沉默。
“刚谁说钻石应该和波尔茨在一块的,出来。你去。”


7.
最后大家还是一去寻找钻石,
其实钻石就在学校的水池旁,
和波尔茨一起,
手里抱着一个装着水母的盆子。
“谁上去....?”
一片沉默。
“等一等,伊尔洛前辈来了!”
所有宝石三级警惕。
“是小钻和波尔茨啊,今天是阴天,判定月人不会来所以大家都在休息吗,真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啊......波尔茨你手上盆子里是水母吗,啊说起水母,还记得你小时候....”
“嗯?!”
波尔茨仿佛突然想起什么,如临大敌般看着伊尔洛,
“啊伊尔洛前辈今天可是难得的休息日,刚才翡翠和尤库来找你一起做一些资料整理呢!前辈快去吧!”钻石立即随便找了一个理由迅速推开了伊尔洛,
“啊哦哦,什么事这么急啊,小钻你走的慢一点啊当心别碎了.....!”
众宝石目送钻石推伊尔洛离开,心情十分复杂。
“接下来怎么办。”
继续沉默。
“换人?”
“换谁?”
“吉鲁空?”
“好主意。”
受到众宝石的凝视的吉鲁空感受到了一阵恶寒并且吓得动都不敢动。
(众宝石:吉鲁空你感动吗。)
(吉鲁空:不敢动!)


8.
在吉鲁空再三的强烈要求下大家决定陪着他一起去“执行任务”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多不怕事大?
不不不,是石多不怕事大。
晚上的时候当大家把吉鲁空推到伊尔洛面前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麻痹自己的。
“啊,吉鲁空,有什么事吗。”
“前前前前前辈,我........”
“?你说,什么事。”
“........”
“我.......”
四周一片寂静,
吉鲁空觉得自己紧张的都要裂开了,
他张着嘴,却依旧没能说出该说的话,
他都不敢看着伊尔洛的眼睛了,
——谁能来救救我啊!
吉鲁空简直要哭出来了。


9.
“伊尔洛前辈其实我们是来找你打牌的!”关键时刻佩妮特勇敢地站了出来——并且上交了自己的牌,
“对对对,我们就是来打牌的。”
“对啊对啊只不过吉鲁空胆子小不敢说
。”
“是啊是啊,吉鲁空以后还要胆子大一点啊!”
“牌呢牌呢,洗牌了洗牌了!”
众宝石一下子从吉鲁空背后窜出来你一言我一语开始把话题往牌上带,一旁的甜瓜甚至已经开始了洗牌。
——得救了啊!
吉鲁空感动的要哭了。


10.
十分钟后宝石们开始质疑用打牌的借口忽悠伊尔洛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啊呀我又赢了呢。”伊尔洛打出了自己手里最后的牌。
“........”
“还继续打吗。”
“啊我觉得时间不早了我应该要去睡觉了。”
“是啊明天再打吧今天晚了。”
“对对我要去睡觉了。”
原本窝在伊尔洛房间的众人一哄而散,
如同逃命般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把路过的翡翠吓了一跳。
“他们在干嘛?是被伊尔洛教训了吗?他看上去不像是那种人啊。”翡翠惊魂未定地问着一旁的尤库蕾斯。
“我觉得真实情况可能比这还要糟糕呢。”尤库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11.
今天的大家依旧充满活力呢。
伊尔洛愉快地想着。

天啦这浓浓的乡土气息哟。。。

针鼠修罗:

宝石村——P1法斯三兄弟P2议书P3钻石组P45小亚历和金绿P6磷黑(超小摩高)P7图书馆组